湖北党史>将帅传奇

太阳城入口:刘邓大军鏖战西台集

本文地址:http://rhz.3377018.com/jcfb/jscq/202109/t20210903_179580.shtml
文章摘要:太阳城入口,突然伸出双手钳住杀手 最后一劫了,那他是否会和妖仙一脉联手也说不定蟹耶多。

2021/09/03

王贞勤

  1946年底到1947年初,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的刘伯承和政委邓小平采用毛泽东“敌进我进”战术,在山东省鲁西南地区发起巨(野)金(乡)鱼(台)战役,对国民党军队纵深地区发起进攻。1947年1月15至16日空前激烈的定陶西台集战斗,是这场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该战役的完美收官之战。新华社当时评论说,该战役“证明刘伯承将军所部对运动战之运用,已达炉火纯青之境”。

  敌进我也进、围点来打援,西援之敌成了“瓮中之鳖”

  1947年1月15日黄昏,鲁西南定陶县城东15公里左右的西台集村,日暮西山,余晖将天边牛奶般洁白的云朵染得火一般鲜红。

  西台集村13岁的少年何芳情和小伙伴们正在村东头尽情地玩耍。突然,东边不远处腾起一团黄色的尘土,伴随而来的是汽车的轰鸣声和人马的嘈杂声,更有远处隐隐约约的枪炮声。

  “不好,当兵的来了,快跑呀!”何芳情和小伙伴们一哄而散,有的人逃向空旷的田野,更多的则是跑回家报信。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岁月,见兵就躲是赤手空拳的老百姓们最无奈的选择。

  何芳情一口气跑回家,找齐亲人要往村外跑,可还是迟了一步,满载士兵的汽车已经堵住了村寨的所有寨门。少顷,狼狈不堪的步兵一窝蜂似的拥进村内。

  不大会儿,村东又卷起一团黄云,很快就将西台集村围了个水泄不通。

  村民们从士兵的服装上看出村内是国民党的军队,不用说,村外就是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了。乡亲们啐了一口唾沫,悻悻地说:“看来,国军这回又吃了败仗,他们别的本事没有,欺负老百姓倒是很在行。这一次,真希望解放军把他们都消灭掉!”

  还真让村民们说对了,这次被围在村内的确实是国民党整编六十八师的3个团。那么,他们是怎么到了西台集村,又如何成了解放军“瓮中之鳖”的呢?

  原来,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撕毁《停战协定》,以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为起点,发动了对各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刘伯承、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实行大踏步进退、不计一城一地得失的战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1946年9月定陶战役结束后,刘邓大军主力转战到黄河以北休整,定陶、菏泽等十几个鲁西南县城先后落入国民党军之手。

  1946年11月,国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顾祝同见刘邓大军一再北撤,以为有机可乘,遂调动10个旅约6万余人的重兵,企图进犯豫北重镇濮阳等地,进而迂回邯郸打通平汉路,沟通与华北的联系,再抽兵东调华东战场。

  為了打破敌人的进攻,同时将这部分敌人牢牢“粘”在豫北地区,使之不能东调,刘邓大军决心集中力量寻机歼敌。但由于敌人队形密集,又连日降雨,刘邓大军在豫北地区同敌人兜转了20余日,始终没有捕捉到有利战机。

  正当部分指战员们为无仗可打而产生焦灼情绪的时候,对整个解放战争局势洞若观火的毛泽东,于12月18日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给刘邓大军发来指示电:“华东野战军主力在宿迁附近已获胜,第二步准备渡过运河西进,迫近津浦、徐州,恢复淮北局面。在此情况下,如果你们西面之敌不好打,似以南下寻歼整八十八师,恢复嘉(祥)、巨(野)、金(乡)、鱼(台)、成(武)、单(县)各地,调动新五军东进而歼灭之较为有利。”

  刘伯承看完电报,打开作战地图,高兴地对邓小平说:“在老黄河以南,属徐州绥靖公署的整编八十八师一个旅守金乡地区;属郑州绥靖公署的整编六十八师、五十五师守菏泽、东明、考城及其以南地区;原在巨野的整编七十五师一个旅已调至濮阳、清丰之线,巨野、嘉祥、成武等地均由顽杂军守备。敌之后方颇为空虚。我如向徐州西北地区之敌进攻,可捕歼弱敌,恢复与扩大解放区,威胁徐州与陇海路,有力地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并调敌回援而寻机歼灭他们。我们在该地区作战有较好的群众基础,除县城被敌占据外,广大乡村仍在游击队控制之下。”

  邓小平也幽默地说:“敌人来打我们,我们就回身去打他们的后方,主席这个主意好!这叫敌进我进,这下有仗可打了,指战员们不用再闹小情绪了!”

  接下来,刘邓大军改变原定内线作战计划,实行敌进我进的方针,越过黄河插向敌人后方——鲁西南的巨(野)金(乡)鱼(台)地区,采取“釜底抽薪”的战略战术,直接威胁徐州及陇海路,形成与华东野战军夹击徐州之势,创造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良机。

  1946年12月30日夜,刘邓大军向巨金鱼地区之敌发起进攻,正式打响了巨金鱼战役。1947年1月1日,攻克巨野,歼敌4000余人,继而乘势解放嘉祥,包围金乡。在扫清金乡城外围后,我军遭到守军的拼死抵抗,遂停止攻城,围而不打,准备待敌来援,分而歼之。

  刘邓大军的一系列举动,使国民党军统帅部大为震惊。为解金乡之围,蒋介石急忙从徐州、郑州调集重兵,分东西两路救援金乡。

  1月6日,西路援军整编第六十八师刘汝珍部、国民党国防部保安第四纵队张岚峰部,由菏泽经定陶向东面的金乡方向冒进。1月12日,刘邓大军歼灭东路援敌之后,第三、六纵队迅速将张岚峰部包围于成武白浮图东北地区,将该敌全歼,中将司令官张岚峰被活捉。

  刘汝珍见东路援军和张岚峰部都被全歼,方知中了刘伯承、邓小平的“围点打援”之计,为了避免被歼的命运,在飞机的掩护下,率部拼命向西回窜。

  “咬到嘴边的肥肉岂能让它飞了。”刘伯承、邓小平马上下令第二、七纵队各一部连夜西追,同时命令在聊城地区的第一纵队主力急速南下,协同第二、七纵队歼灭刘汝珍部。

  刘汝珍部逃到定陶黄店集附近时,南渠河上的吴桥被我地方武装按照刘邓首长的部署炸毁,切断了敌人逃往定陶县城的唯一通道。1月15日黄昏时分,在前无逃路、后有追兵的紧急情况下,敌军只好一头钻进了附近筑有高大寨墙的西台集村,妄图凭借村寨固守待援。

  稍显遗憾的是,刘汝珍因乘坐小汽车速度较快,再加上急于逃命,在吴桥被炸前的十几分钟前冲过了桥,只身逃至定陶。他手下的3个主力团则被我军包围于西台集村,成了“瓮中之鳖”。

  人体电话线、空手夺机枪,激烈惊险的夜战西台集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如同剧场里的幕布慢慢落了下来。四周除了偶尔传出几声犬吠之外,一片寂静。

  西台集村位于定陶县城的东南部,有400余户,将近2000人,是定陶县东部较大的一个村庄。早年间,为防匪盗,西台集修筑了7米多高、3米多宽的寨墙,寨墙外挖掘了近3米深、4米多宽的外壕,易守难攻。6000多名敌人龟缩在这弹丸之地,利用寨墙、壕沟为屏障,布置阵地,欲做困兽之斗。

  “叭、叭、叭……”夜晚9时整,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打破了夜的静谧。

  刹那间,机关枪、步枪的发射声,手榴弹、炮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交织在一起。刘邓首长决定以一纵主攻西台集,二、七纵除配合攻击外,一边防敌突围,一边防定陶之敌来援。于是,一纵在村庄的东、南、北三面,二纵在村庄的西北方向,七纵在村庄的西南方向,同时对西台集村发起了总攻。

  不甘灭亡的敌人立即开火,几百挺轻重机枪、上千支卡宾枪一起喷出道道火舌,再加上如疾风暴雨般射出的炮弹,交织成一个纵横交错的火网,拼命阻止刘邓大军的攻击的步伐。

  担任主攻任务的第一纵队一旅七团和二旅八团遭到敌人强大火力的阻击,进展不大,一时未能攻进村内。令人欣慰的是,同样担任主攻的第一纵队二旅四团的2个营,经过一番奋力拼杀,成功冲入寨内,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占领了村东北角的数间房屋。在前沿阵地靠前指挥的一纵二旅旅长尹先炳、副旅长郑统一见四团的大部分指战员都突进寨内,非常振奋。为加强指挥,巩固既得阵地,及时扩大战果,他们不顾危险,立即率领旅机关几名参谋人员突入村内,在一所独立房屋内开设前线指挥所。

  二旅四团的指战员见旅首长亲自陪着打头阵,士气大振,他们仅依托5个院落,一连打退了敌人十几次反冲击,始终坚守阵地。

  战斗越来越激烈。恰在这时,二旅通往村外的电话线被炸断了,两次派出的接线人员均于途中牺牲。午夜时,尹先炳只好派通讯员突出村寨,命令尚在村外的第八团最迟于拂晓前突进村内,与第四团会合。第八团的指战员们见旅首长率先垂范,不顾危险冲杀在最前线,于是人人争先,个个奋勇,在兄弟部队的强大火力掩护下,很快也突入村内,然后立即修筑工事,与第四团相互策应,积极扩大战果。

  此时,前线指挥所的电话仍然不通,尹先炳心急如焚。紧急时刻,通信股长刑俊杰从通讯战士手中抢过查线工具冲出院子,冒着枪林弹雨抢修线路。当接到最后一处时,手中的材料不够了,他毅然张开双臂,用手死死拽住两只线头,让电流通过自己的身体接通了线路,使旅部暂时恢复了上下联系,保障了作战指挥。

  五连在夜间冲进突破口时,被敌人一挺猛烈扫射的重机枪所拦阻。战士张自东机智地从黑暗中绕到重机枪后边,突然伸手按住机枪的枪托,高喊了一声:“缴枪不杀!”敌机枪手还以为是自己人开玩笑,不经意地说:“胡闹什么!”说时迟那时快,张自东一脚把敌机枪手踢翻,夺下了那挺重机枪,为全连扫清了前进的障碍。他的果敢行动给了全连极大鼓舞,战士们纷纷冲上前去缴枪捉俘虏。战斗结束时,张自东一个人就缴重机枪1挺、轻机枪1挺、加拿大冲锋枪2支、步枪13支;一排长张善廷也缴六○炮1门、手枪3支、步枪1支,俘敌军连长1名、士兵10余名。

  十二连的四班仅有6名指战员。总攻开始后,班长郑发成第一个冲过寨墙的突破口,5名战士都紧跟着跃进,占领了靠近寨墙的一座院落。这时,敌人的火力从东南寨墙上的工事里猛烈地扫射过来,封锁了突破口的通路。郑发成带领战士们翻墙越院绕到敌工事背后,敌人還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都当了俘虏。郑发成立即调转工事里的重机枪向敌人射击,边打边喊:“继续前进,占领前面的工事!”战士们在他的掩护下向前冲去,接连又占领了3个工事……此次战斗他们先后毙伤俘敌人100余人,并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4挺、步枪43支。

  二营担任的是打开东北角突破口的任务。为缩短冲击距离,一举突破敌阵地,减少伤亡,营长梁廷佐令担任突击任务的六连先期匍匐迫近外壕;将全营20多挺轻重机枪组成火力队,配置在距离敌阵地150米左右抵近射击,支援突击;全营以梯次队形配置,进行前仆后继的攻击。

  枪炮声中,梁廷佐让司号员吹号命令六连发起冲锋,不料,只听号声响,却不见六连冲锋。梁廷佐以为是隆隆的枪炮声掩盖住了冲锋号声,当即果断下令:“通信员,冲上去命令六连冲!”

  一名通信员应声冲了上去。“再去一个!”“再去一个!”为防通信员半路伤亡,命令传达不到,梁廷佐连续派出3名通信员。他仍不放心,又带着通信班亲自来到冲击出发地,才发现派出的3名通信员已相继在半路上负伤或牺牲了。而突击连被敌人凶猛的火力压在壕沟内,连长已经牺牲,处于无人指挥状态。

  时间就是胜利,战机岂能延误!关键时刻,梁廷佐当即亲自带领突击连,任命通信班班长王杰任突击排排长,带领突击排攻击,又令六连投弹组往寨墙猛扔手榴弹。手榴弹炸开之后,梯子组乘势迅速架好几架梯子。梁廷佐一马当先,带领突击排登上梯子攀上寨墙,向敌人猛扑过去,很快占领了寨墙内的两所房屋,强行楔入敌阵地,打开了突破口。

  敌人惊慌失措,像输光了老本的赌徒拼命反扑,集中各种火器压制突破口,阻止二营后续部队的突入。同时,连续发起大规模的反冲击,妄图驱逐或消灭突破口上的六连,封闭突破口。

  突破口内外,炮弹尖啸着成排落地炸开,子弹雨点似的呼啸着扫来,国民党军从三面发起了猛烈的反冲击。其中最凶的是中间的一股,50多个手持卡宾枪的家伙,边打边冲,转眼间就逼到六连的面前。

  梁廷佐急了,大喊道:“同志们,不要怕,靠上去打,和敌人拼刺刀呀!”他顺手抓起一支步枪冲入敌群,战士们紧跟而上。近战拼刺刀,敌人的卡宾枪不好使了,前面的敌人被刺倒了,后面的敌人吓得扭头就跑。

  打退了敌人的反冲击后,梁廷佐令五连向南发展进攻,六连向西南发展进攻,七连向西发展进攻,逐街逐屋地与敌争夺,先后占领了20多个院落,巩固和扩大了突破口。但全营的伤亡也很大,梁廷佐的6名通信员非伤即亡。

  救被俘人质、破假意投降,打得敌人全军覆没

  天亮后,敌人集中兵力对我四团、八团阵地开始了更为猛烈的连续攻击,并以密集的火力封锁突破口,切断了我军村内村外间的联系。两架敌机也来助战,将成串的炸弹丢到突破口上。尽管敌人攻势凶猛,但指战员们仍然像钉子一样钉在阵地上。

  十多个小时过去了,指战员们水米未进,忍受着饥饿、寒冷和疲劳,顽强地抗击着敌人的反冲击。弹药打完了,战士们就冒着枪林弹雨到敌人尸体上去捡,一次次地将敌人扔过来的冒烟手榴弹又扔回去,以一当十地多次与数倍于我的敌人拼刺刀。

  敌人见反攻不成,又生一计。他们吃准了解放军爱护群众、不会朝老百姓开枪的特点,再次实施反冲击时,竟驱赶村里未来得及逃走的群众走在前面替他们挡子弹,何芳情和奶奶以及干兄弟小五都被敌人驱赶着当成了人盾。见到这种情况,前线指战员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步步后撤,他们每撤一屋,太阳城入口:敌人就放火烧毁一屋。紧急关头,尹先炳亲临最前线的第四团,指挥部队以攻为守,冲击敌人侧翼,打退了敌人,掩护群众逃到我军据守的院落里。激战中,年仅12岁的小五因急于摆脱敌人的控制,不幸被敌人开枪打死。

  经过一夜激战,四、八两个团伤亡都很大,子弹也快打光,四团只剩下26枚手榴弹,处境越来越艰难。好在突入寨内的后续部队越来越多,逐渐取得人数上的优势。

  16日上午10时左右,敵人又发起多路大规模的反冲击,战士们再次与敌人短兵相接,展开了白刃格斗。突然,敌1个排攻入二旅前指院内,手榴弹在屋顶“轰轰”地爆炸。郑统一沉着冷静,在枪林弹雨中假意要玩扑克牌,向全体指战员传达了我军游刃有余、成竹在胸的气势。他这种沉着顽强的精神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一下子震慑了逼近的敌人,极大地鼓舞了全体指战员的士气。在郑统一的指挥和带领下,冲进来的敌一个排被全歼,使危急形势得以扭转。

  战斗一直在紧张中进行。突然,从敌堑壕中挥出一面白旗,我军立即停止了射击。一名敌军官跳出堑壕,一面挥舞着白旗,一面高喊:“解放军,请贵军停火不要再打了,我喊兄弟们无条件投降!”

  阵地前沿的指战员立即把这一情况向二旅旅部侦察科做了汇报。旅部侦察科的主要任务,一是保护旅指挥所和旅首长的安全,二是刺探和分析敌情,向旅首长提供有关军事情报。不大会儿,二旅侦察科黄科长带领侦察班的常文海等战士来到前沿阵地,把敌军官带到旅指挥所。黄科长向他具体交代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敌军官表示愿意投降,并表示愿意“戴罪立功”,到阵前向弟兄们喊话。

  当离敌人前沿阵地还有几十米的时候,那个敌军官突然拼命地朝着敌阵跑去,随后,敌人的火力也开始进行猛烈的射击。所幸由于大家对敌军官的“投降”始终保持高度警惕,严密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当发现他未曾喊话开始逃跑时,指战员们立即转回阵地隐蔽,因此无一人伤亡。

  原来,这是狡猾的敌人为了侦察二旅指挥所的方向位置而使出的假投降伎俩。不一会儿,敌军便组织兵力开始向二旅指挥所轮番进攻,企图消灭解放军前沿指挥机关,造成我军全线崩溃。在这关键时刻,旅直属部队和侦察班奋勇地向敌军反击,一次一次地打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挫败了敌人的阴谋。

  战至中午,敌人的反冲击被彻底粉碎。四团和八团在纵队炮火的支援下,打退了敌人各种规模的反冲击20余次,给敌以大量杀伤,并攻占了半个村子。

  与此同时,村外我攻坚部队在嘹亮的军号声和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中,突破村寨西门。一纵首长率前沿指挥所随部队一同由西门向村内推进,经过多次“拉锯战”和白刃格斗后,敌人伤亡惨重,待援无望,失去了固守的信心,企图寻机突围。

  发现敌人的突围动向后,一纵政委苏振华马上报请刘伯承、邓小平批准,调整了兵力部署,把一纵一旅七团调到村北协同二旅对敌实施攻击,一旅主力进至村西南准备歼灭突围之敌。

  下午3时,二旅主力向敌发起全面强攻。下午4时,敌人分兵多路向西南方向突围。一纵一旅旅长杨俊生令各团以最快的速度截击逃敌,七纵十九旅和二纵主力也分别从西台集东南及西北向突围之敌攻击。

  七纵骑兵团战士挥舞着战刀冲进敌群,接着各路部队纷纷赶到,如猛虎下山,锐不可当,敌人吓得纷纷举手投降。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敌整编第六十八师3个团6000余人全部被歼。我军共缴获各种火炮29门、轻重机枪136挺、掷弹筒28具、长短枪数千支。至此,西台集战斗胜利结束。

  包括西台集战斗在内的巨金鱼战役一举歼灭敌人5个多旅,共歼敌16400余人,迫使进攻我解放区的敌主力回援,有力地牵制了敌人主力,配合了华东野战军作战,粉碎了蒋介石打通平汉路的计划。战后,一纵司令员杨得志、政委苏振华签发命令,通令嘉奖二旅四团二营全体官兵,授予六连“攻似猛虎,守如泰山”的锦旗。晋冀鲁豫军区《战友报》也登载了二营的英勇事迹。同时,为表彰在西台集战斗中牺牲的烈士,一纵政治部主任崔田民率各单位代表向烈士们敬献了“气壮山河”匾。

  在西台集战斗中,刚刚奉命由晋察冀边区归建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首战告捷,受到邓小平的高度赞扬。战斗一结束,邓小平便和刘伯承一起对一纵予以通令嘉奖,嘉奖电称:“第一纵队在半个月行军后,仅休息两天,即以急行军4天参战,并在定(陶)东作战中,担任独立的作战任务,达到了歼灭刘汝珍3个团(欠一个营)的目的。该纵队的强大机动能力和顽强的突击精神,值得通令全军表扬。其强行军能力尤堪学习。”

  刘伯承在对这次战役的经验总结中说:“攻敌所必救,消灭其救者,攻敌所必退,消灭其退者,是求得打运动战歼灭敌人的好办法。”巨金鱼战役再次显示了刘伯承深谋远虑、临机处置、果断坚决的指挥艺术。因此,新华社评论说这次战役“证明刘伯承将军所部对运动战之运用,已达炉火纯青之境”。

  亲眼目睹西台集之战的何芳情今年已经86岁高龄,回忆起这场恶战,老人至今还不胜唏嘘,他说:“当年国民党军队逼迫老百姓挡子弹,根本不把老百姓当人看,解放军却千方百计保护老百姓,战斗过后还对房屋被毁坏的群众做出适当安置和补偿,这正应了一句话:得民心者得天下!”。

  来源:《党史纵览》

  

?

Copyright @2014-2018 rhz.337701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

十三张娱乐城 仙豆棋牌合集 万达娱乐线上平台 易胜博线路检测中心 千赢国际官网真人棋牌
黄金城游戏网官网 盛峰娱乐现场真人 宝马线上在线赌博 电子游艺网站大全 英皇宫殿官方网站
龙腾棋牌赌博案 新世纪娱乐真人游戏 新世纪娱乐游戏下载官方 澳门太阳集团2007登录 澳门旧xpj和新xpj
注册77彩票 老k棋牌天天棋牌 太阳城代理 www.sbc883.com 申博官方唯一正网